Saturday, 17 January 2009

玻州马青身于191年汉朝三国乱世三国志-6(刘备竹书)


“经过昨天的一场舌战后,刘某非常伤心,刘某深深地了解联盟不属于刘备军团该挽留的异地。袁绍口口声声说搞团结,但昨天刘某看到的是在开会时坐在一起的‘团堆’(袁绍军团坐一堆,曹操军团坐一堆,孙坚军团坐一堆,中立的又坐一堆)。袁绍军团知道刘某会对他们下针,他们已有所准备。当刘某说一个提案,袁绍军一唱一和的对抗刘某。这种还算是团结吗?

刘某是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-刘胜的后代,现任为尚书大使,可说是联盟的第二把交椅。没想到在舌战中,竟然没有说话的权利,一唱一和就把刘某淹盖了。刘某非常痛心刘某竟然像国会里的‘林吉祥’一样。刘某用心良苦想搞好组织,希望太平后有个家。刘某深深感到后悔。。。

袁绍看到刘某军团,一天比一天强,拒绝了刘某很多计划,让刘某没得发挥。袁绍想做交流会就做交流会,反而刘某军团的议程一拖再拖,使刘某缓慢了兵步。足见袁绍心有顾虑。刘某精心计划的‘思维流程图’计划恐怕要让国家教育制度缓慢了。

刘某想推荐徐庶进来刘某军团,但袁绍一一的阻止。现在袁绍军队已强。很多事情都没依照朝廷的履历,法典,简直是目无皇法,无法无天。刘某不想搞到满城风雨,刘某只是想到百姓深处水火之中,所以不向朝廷禀告。希望盟主适而可止。刘某只怕袁绍搞到百姓怨声载道,只怕难平民愤。

如果有一天刘某兴军团退出,那时恐怕是势不两立了。

刘某看到的联盟一天比一天差。刘某。。。深深地感触。。。”

~刘.玄德字~

杜甫作诗说:
蜀主窥吴向三峡,崩年亦在永安宫。
翠华想像空山外,玉殿虚无野寺中。
古庙杉松巢水鹤,岁时伏腊走村翁。
武侯祠屋长邻近,一体君臣祭祀同。

3 comments:

CSLek said...

袁绍时到如今还不醒目,刘备这么好将都不会珍惜。让我送名句给刘备:留得青春在,那怕没材烧,三年后还是一条好汉。到时将会受百姓尊重。

~~*新势~*新秀*~~ said...

叫參謀大人,不是尚書大人..

Kang said...

其實劉備會不會太高詁了自已呢?還是自已早已佈署自已陣容反袁紹?想登龍椅?應該清醒了露太多底細了!